208394234-3.bmp 208394234-4.bmp 208394234-5.bmp

今年7月,台灣發生了大埔挖田徵地、灣寶農民護田兩起事件,這些官與民的衝突,不僅
控訴政府賤廢農業與生態的態度,也從質樸的農民身上,看見他們虔敬土地,善待自然
環境的敦仁價值觀。

208394234-2.bmp 208394234-1.bmp

 

大埔與灣寶的農田哀歌
即將要收割的美麗稻田,被怪手粗暴地踐踏、鏟除,任誰看了都感到難過,而身為國家最高農業主管機關的農委會卻沒有出面護持農地、農民、農產,著實令人感到非常遺憾與疑惑。如果台灣的農地一塊塊變成建地、變成工業區、變成科學園區,農委會的管轄範圍就會愈來愈小,等到台灣農地消失的那一天,或許我們就真的不再需要農業委員會這樣的主管機關,更不需要農村再造了。

歷史上有太多的革命肇起於糧食,治國者莫不以穩定糧食為重要施政,長期的輕農重商只會降低自產糧食的意願,進而引起社會動盪。苗栗的大埔、灣寶只是無數惡例的一二,其實台灣還有很多無人聽聞的農田哀歌。每一塊被徵收的農地看似相似,卻有各自的悲調,以大埔和灣寶來說,既有共通之處,也有不同的故事。
大埔、灣寶的徵收案有兩個相同點。第一,大埔在竹南,灣寶在後龍,這兩個地方都在苗栗縣,地方主管機關都是苗栗縣政府;其次,大埔和灣寶都是傳統農地,地方政府想要把這兩塊土地從農地變更為工業用地。
接下來要說的,則是它們個別的故事……。

208394234-7.bmp 灣寶被迫休耕的農地

竹南大埔:粗暴的徵收手段
大埔緊鄰已經開發使用的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是苗栗縣最靠近新竹的地區。97年基地內的群創光電提出擴大「園區事業專區」申請,地方和中央政府很快的在隔月完成批准程序,也就是說中央政府同意地方政府辦理徵收民地。但很顯然的,徵收的真正目的並不是為了全體科學園區基地,而是因為個別公司的擴展。
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基於公益等理由,政府有權徵收私有地,但只有在緊急危難發生時,可不必徵求地主同意。於是,苗栗縣政府迅速展開一連串徵收規定的動作,並以高於公告地價四成的徵收費用給付給原居民。這也是為什麼苗栗縣政府一再宣稱他們的做為都是「合法」的。
一兩年來,當地人眼見壯觀的群創廠房拔地而起,許多人心知肚明自己的地很可能會是下一波被徵收的對象。他們期待如果徵收是既成的事實,就要爭取保留原有的權利,並且得到最大的補償。例如,當地很多人有農民身分,可以享有老農津貼和農民保險,一旦沒有了農地,就會一併失去農民的身份,失去基本的生活保障。他們也希望,現有的家園被徵收之後,至少要補償一處和現在不要差太多的新家園,但是得知的結果與期待差距很大。
徵收的過程中,大部分地主在同意或是半強迫的情況之下,將土地所有權交給縣政府。這當中有部分並不居住在這裡,也有部份本來就面臨產權分割的問題,被政府徵收正好是一了百了的解決方式。縣政府對外宣稱有98%的地主同意被徵收,但是並沒有說明其中有一部分是指屬於台糖的地。大約20來戶的地主,至今不同意被徵收,也是引爆6月初挖田事件的關鍵戶。

208394234-8.bmp 灣寶肥沃農地種出的西瓜

事實上,群創光電與奇美電子、統寶光電合併之後,已表示原來擴大生產基地的需求已沒有必要,但是苗栗縣政府並沒有因此撤銷徵收舉動,反而為了避免居民抗爭和媒體報導,在臨晨派怪手挖地,硬生生的將眼看就要收成的稻田毀壞,也才把原先沒人關注的徵地事件挖上檯面,搏得各方的注目。
7月22日,在挖田事件發生超過一個半月之後,苗栗縣政府終於在輿論壓力之下,對部屬挖田行為道歉,但是仍舊沒有鬆口表示要停止徵收農地,而是要在科學園區的基地內找一塊地給農民耕種。可以想見農民們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條件,因為種田的人都知道,不是每一塊土地都種得出稻子,尤其是在四周都是廠房的工業區內,就算種的出來大概也沒有人敢吃。

208394234-9.bmp 稻田毀壞,也才把原先沒人關注的徵地事件挖上檯面,搏得各方的注目。

後龍灣寶:農地無價的堅持
後龍灣寶和竹南大埔是完全不相鄰的兩個地區,兩地被徵收的過程和面對強勢徵收的處理態度也不同,因此有不太一樣的被徵收過程。
後龍灣寶位居海邊,距離新竹科學園區或是台中科學園區都不近,但是苗栗縣政府以連結兩處工業區為理由,執意要將世代耕地徵收變更為工業用地。民國84年新竹科學園區最為輝煌的時代,苗栗縣政府和地方民意代表便積極爭取苗栗作為新竹科學園區外圍基地。竹南和銅鑼先後因為這個理由被開發,只有灣寶地區因為農民的強烈反對,徵收案一直都處在拉扯中。苗栗銅鑼工業區直到目前為止,還有不少閒置空間,前立委、也是前苗栗縣長何智輝,卻因為徵收銅鑼工業區的瑕疵過程曝光,被檢舉起訴乃至掀出一籮筐的司法醜聞,連司法院長都因此提出辭呈。
政府徵收私有土地,如果沒有合理合法的必須性,的確有侵犯人民被憲法保障的財產權疑慮。土地法施行法有關於土地徵收的部分,開宗明義的第49條便明文:「徵收土地於不妨礙徵收目的之範圍內,應就損失最少之地方為之,並應儘量避免耕地。」灣寶地區曾經被早期的省政府農林廳列為「稻米特定區」,換句話說是台灣的糧倉之一,影響國家糧食來源的安定性,是不可以做其它開發利用的。不過,時代久遠的稻米特定區現在還存在嗎?或是還有幾處存在呢?
苗栗灣寶的農地,因為鄰近高鐵站計畫區,所以附近地價已經喊價到一甲地超過2千萬。但是絕大多數團結的農民依然決定不賣地。私人高價收購農友們都不賣了,何況政府要以不具說服性的「明天會更好」理由廉價徵收呢!土壤能夠生生不絕產出糧食,一旦變成廠房建地,就只是一張土地所有權狀;一旦賣掉,也只剩下鈔票。
灣寶的農民說:「我們的地是種得出良米、地瓜、花生、西瓜的豐沃地,不是縣政府說的沒有價值的貧瘠地。」事實上,灣寶農友成功的種出沒有農藥的西瓜、地瓜,近幾年的收成很令人滿意。包括洪箱的幾戶農友,實驗有機農法已經頗有心得,正在朝有善土地的農耕法邁進。當農民開始覺悟到以往噴灑農藥,是對土壤的傷害,而決定不再施用除草劑和農藥的時候,卻又要時時面臨縣政府處心積慮徵收的困境,逼得這些老農、中農和小農走上街頭。

208394234-10.bmp

推託諉過的農委會
因為不再信任地方政府,也無法抗拒他們的勢力,灣寶農民只好北上中央抗議。之前六次的抗議行動都如石沉大海,一直到大埔挖地事件發生,灣寶的問題才被大眾注意。
樸實的農友,跟我說了個小故事,生動的說出他們對政府的不信賴。在縣政府召開的說明會會場,農民不敢在官方準備的簽到簿上簽名,「因為縣政府把同意書做成簽到簿的樣子,簽上去就表示我同意我的土地被徵收!」聽到這裡,我心中浮起了「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可欺,上天難逃」。人類可以互相欺瞞,卻不應該欺負土地,欺瞞老天。一個不被人民信賴的政府,真是人民的可憐、政府的可悲啊!

整件毀農事件當中,最讓農民心寒的是,原以為應該比誰都要大聲保護農地、農民、農產的行政院農委會並沒有出面,也完全沒有表現出要捍衛台灣農地的心意,只是在事發後的一個多月才淡淡地說:「應該要更精緻」。在回覆作者的信函中也簡短的說明:「徵地開發屬於地方業務」,依此推論所有農地都在地方,農委會都不應該過問,農委會每年編列的中央預算是否也應該下放給地方政府。
農業是國家安全穩定的根本,萬一有一天股市崩盤、房市狂跌、高科技產品無法外銷,只要農地還在,大家都可以存活。但是如果沒有了農地,大家連三餐都無法安全健康的飽食,生命會即刻面臨危機。台灣原是美麗的寶島,環境得天獨厚,今日我們不護農,明日的後果可想而知。農業是大家的事,不只是農民的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表達對所有土地和農民的支持與關心。

 

朱慧芳
著有《從泥土冒出的有機人生》、《只買好東西》幾本有機界暢銷書。《從泥土冒出的有機人生》這本書訴說夫妻兩人十年前於新竹科學園區創立柑仔店有機超市的故事,紀錄十年來的甘苦,分享與台灣小農互動的點點滴滴,也談論有機產品的另類觀察。

 

本文轉自有機誌NO.44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苗創意蔬食 的頭像
綠苗創意蔬食

Vita Bella 綠苗創意蔬食料理

綠苗創意蔬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